新聞| 黨建| 文化| 視頻| 職工家園| 訊息服務| 報刊矩陣| 專項活動| 家園| 博覽| 建設| 運輸| 旅遊| 攝影| 書畫院| 報林雜志| 通訊員| 購票|

人民鐵道網

家園
資訊
  • 資訊
  • 圖片
  • 視頻
  • 帖子

火車上的似水年華

時間:2019-01-24 08:47:49 來源:人民鐵道網-人民鐵道報 作者:謝湘豔
\

  有人說,緣分是一條命運糾纏的絲線,是一種無形的連接。我覺得,我與火車就這樣被命運的絲線糾纏着、連接着。
 
  小時候,我随父母住在火車站家屬區。白天,向窗外望去,可以看見一條條火車軌道,看見火車頭騰起的白色煙霧;晚上,一列列火車“吭哧吭哧”呼嘯而過,震得窗戶一陣陣抖動,仿佛有看不見的灰塵被抖落下來,落于我仰天而睡的口鼻之間。初時很不習慣,每夜要被火車驚醒幾次,後來漸漸習以為常,火車聲在夜裡也顯得體貼而靜谧。
 
  後來我參加工作,到了鐵路部門,更離不開火車。除了出差經常要坐火車之外,平時和父母、丈夫孩子分居三地,每到假期就會坐上火車回家。火車承載着我太多的回憶,也給了我很多休憩的時光。累了乏了,聽着廣播裡的輕音樂,看着窗外青松遠黛、如畫風景,讓人好想在這個溫暖的大搖籃裡痛痛快快地睡一覺。更多的時候,火車上的時光是我好整以暇讀書的好光陰。
 
  帶上一些零食、一本平時沒時間看卻一直惦記着的好書,一路上一邊吃零食,一邊埋頭看書,對旁邊旅客的喧嚣渾然不覺。等到列車員提醒下車的時候,我才詫然驚醒:怎麼這麼快就到了?走下火車的片刻,仿佛從出世到入世,那麼一瞬的迷惑或欣喜,是一種複雜而又奇妙的感覺。
 
  讀書,是頗有治愈功能的。情緒處于低迷的時候,如果恰好邂逅了一篇對胃口的好文章,人會像打了雞血一樣很快恢複到滿血狀态。長年累月的奔波,有時候我也會洩氣,覺得呼嘯而去的不是火車,而是青春。有一天,我在火車上讀到一篇關于姚晨的文章《一個中年女演員的尬與惑》,姚晨說,在她看來,事業和家庭是無法兼顧的,一旦拍戲,她就要專注地投入到角色當中,無法照顧家庭;可如果讓她永遠待在家裡不許拍戲,那她也會崩潰。讀到這裡,我心下釋然,于是更加感謝這份工作帶給我的福利。乘火車,讓我能從容地奔走在家和夢想之間,而且總會有不期而遇的溫暖。
 
  記得2011年2月,乍暖還寒的時候,我第一次去三亞出差。因為受了寒,支氣管炎發作了。火車上,我躺在上鋪,不停地咳嗽。睡在我對面的老人為了不讓我爬上爬下去吐痰,不知從哪兒找來一個塑料袋,雙手捧着伸到我面前,說:“閨女,吐到這裡面。”她又拿着她的水杯,給我打來熱氣騰騰的開水要我喝,說支氣管炎犯了就不能喝涼水。素昧平生的老人,有着這樣善良柔軟的心,溫暖了我這原本孤獨寂寞的旅程。我把這些記錄在散文《最暖的溫度》裡。有一次從新化回婁底,坐吉首開往肇慶的列車,遇到一位非常敬業的女列車員,她的微笑讓人特别難忘,我也把她寫進了《美麗的微笑》一文,後來在工人日報發表。
 
  回顧一路走來的足迹:從最初的婁星區作家協會會員到現在的中國鐵路作家協會會員;從一名普通的通信工到現在負責宣傳的幹部;從一名基層通訊員到如今的工人日報社優秀特約通訊員、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有限公司春運宣傳先進個人、廣州鐵道報社的最美通訊員……除了領導、老師、家人及朋友們給我的莫大支持和幫助外,也是因為我執着于閱讀和寫作,充分利用火車上的時光,用手中的筆改變了自己的人生,而我的閱讀和寫作之路都離不開火車這個流動的大書房。
 
  大概是因為小時候父母管束得太嚴,不許我走門串戶,不許我撒野瘋玩,甚至還不許我去抱人家的娃娃,生怕我把水豆腐般的嬰兒給摔了,于是,我幼年的大部分時間便交給了書籍。父親是科班出身,那個年代的本科畢業生滿腦子裝的都是書,書櫃裡自然也少不了書。什麼《三國演義》《三國志》《水浒傳》《聊齋志異》《西遊記》《紅樓夢》,甚至還有一整套的《加裡森敢死隊》連環畫。那書櫃簡直就像寶藏一樣讓人神往。我翻來覆去地不知道把這些書看了多少遍。當然,是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,這可比地下工作還謹慎。晚上,父母怕影響我的學習,關着門看電視。隔着兩扇門,我就好比“牛欄裡關貓”,十分輕松自在。我用課本打掩護,津津有味地讀着《西遊記》,稍有響動,我就裝出一副認真學習的樣子瞞天過海。父親來抽查,往往并不直接推門而進,而是悄悄繞到屋外,從窗戶往裡瞧,這樣就更不容易發現我的小伎倆了。他們經常埋怨我拖拉,每天的作業都要寫到淩晨。直到有一天深夜,我躲在被窩裡,用手電筒照亮,埋頭看小說,完全忘記了身在何處,被母親逮個正着。這時他們才發現,櫃子裡的書已經被我翻得差不多了。從那以後,書櫃就上了鎖。
 
  其實那時候看四大名著,看上幾遍也隻能看懂個大概意思。尤其令人惱火的是,半文半白的版本看得我雲裡霧裡,很多詞語我都隻能囫囵吞棗地理解。不過,那時看《西遊記》倒是看出不少疑問:為什麼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時候,沒有誰能奈何他,後來取經了,倒是很多妖怪都比他強,而且用的都是神仙的法寶?想來想去沒想通,便寫日記,把孫悟空深刻地質疑了一番。不論是孩童時候還是成年涉世,書就像我的夥伴,不遠不近,不離不棄。他們引領我進入一個個奇異世界,那裡刀光劍影,笑傲江湖;那裡光怪陸離,鬼魅橫生;那裡鐵骨柔情,人生蒼涼……
 
  記得我剛入路的那一年,廣州鐵道報社的兩位編輯老師來到婁鐵地區給通訊員上課,我作為新入路職工被派去聽課。編輯老師要求每個人交一篇稿件,我懷着忐忑的心情将自己寫的一首詩歌交給了老師,沒想到最後這首詩歌居然成了我在鐵路報刊上發表的處女作。看着印成的鉛字,當時的激動心情至今猶記,我一遍又一遍地讀,感覺既陌生又親切,仿佛不能确定這是自己寫的。這也讓我意外發現,原來我也是可以寫點東西的,而且還可以寫得不錯。直到現在我都在想,或許,這就是我寫作的緣起。之後,我的文章陸陸續續變成鉛字出現在各地報紙、雜志上,我被工人日報社聘為特約通訊員,被《廣鐵理論與實踐》聘為特約評論員。參加鐵路工作24年,從1996年在廣州鐵道報上發表第一首詩歌《歲月如流》到今年的累計發稿600多篇,不知不覺中寫作已經成為了我的一個習慣,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 
  如果說,閱讀是一個多彩多元的世界,伏案而書便是另一個靜谧的世界。閑暇時,我喜歡提筆寫自己的文字。我的文字适合為自己取暖,詩歌、散文,随心而作,随感而發。對于我,文字像避難所,像樹洞,像兄長,像戀人。心亂如麻時,他能安撫我的神經;心生喜悅時,他陪我竊竊私語,在他那裡,我總能尋到我想要的力量和依靠。
 
  我之所以至今依然堅持讀書、堅持寫作,并非為了追名逐利,而是覺得讀書是一個能夠安撫自己心靈的港灣,寫作則可以讓我找到一個情緒宣洩的窗口。
 
  每當我徹夜伏案寫作感到疲憊時,就會想起音樂人李健說過的那句話:“人總要找到一些讓自己驕傲自信的東西,給自己一些安慰,然後走下去就不那麼困難。”
 
  有人說,青春是一趟永不回頭的火車。我會一如既往地寫下去,因為我知道真正的優秀是優于昨天的自己。讓我們都能在未來遇見更好的自己。
 
  (作者供職于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有限公司衡陽電務段)
人民鐵道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人民鐵道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人民鐵道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 内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人民鐵道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将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人民鐵道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内進行。
标簽: 鐵路
編輯: 孫玥
文章排行榜
視頻推薦